圈圈

瀛台残梦


  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一只清瘦的手伸出窗棂,越过树影,覆住了皎洁的月。瘦削的身子微微颤抖,像是受不住这夜的清寒。一滴泪划过脸庞,那张脸已不再年轻,细看竟有些许纹路。他的扣唇低咳,痴痴的笑了,带着悲凉。
  慢慢走回冰冷的宫殿,没有丝毫人气。他躺到床上,静静地睡了。他做了一个梦,在梦中,场景飞快的转换,幼时的他,懵懂无知,叫一个女人亲爸爸。长大后,空有一肚子想法,一直被压制,很不得志。突然,一抹娇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他一惊,在梦中哭了出来,那是他的珍妃。一别经年,她还是那么漂亮俏皮,笑盈盈的看着他。他眼泪婆娑,曾经他只顾逃命,让珍妃永沉井底,自那刻起,他所有的情,断了。他抓住珍妃的手,诉说着离别的悲苦,生活的凄惨,治国的无望。珍妃眼里也带了泪,一个劲的摇头,就要挣开他的手。他扑上去要抱住她,一瞬间天旋地转,什么都消失了。午夜梦回,周围寂寥无声;两鬓泪湿,不见梦中伊人。
  他凄惨一笑,怎么会忘了呢,他的珍妃,已经没有了,永远的消失了。因为他的懦弱无能害死了她。如今,他被困在这,曾经的九五至尊宛如接阶下囚,没有出头之日。倒不如……他看向不远处桌子上的慈禧送来食物,虽然早已没有了热气,但那碗小小的东西却奇异般吸引他。他一勺勺吃着,忽略着难受的感觉,脑子里想的全是珍妃的样子。胃里如火烧般灼痛,他扑倒在地,抿嘴笑了。恍惚间,珍妃在向他招手,他义无反顾的拉住了她。这一次,他不再会放手。
  如此,甚好。珍妃,我来陪你了。
 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,清光绪帝于瀛台驾崩,终年三十八岁。

慵懒的午后~

每次都卖萌骗吃骗喝的花花~
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